新浪SHOW论坛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5526|回复: 7

秋野写实:杀鸭 潢溪中学 杨林 +民国作文

[复制链接]
青花 发表于 2017-4-18 10:45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青花 于 2017-5-14 14:57 编辑

   秋野写实:杀鸭    潢溪中学   杨林   
    过年了,火竹准备杀鸭子。
    她抓了一只肥肥的鸭,鸭子的两脚被火竹用绳子绑住了。她的儿子从屋里拿出一把刀和一个碗,叫火竹捉紧了鸭脚,他来杀,我在一旁看。
    儿子把鸭脖子的一个地方的毛拔掉,露出淡红色的皮肤,然后拿起刀往鸭脖子上割,想割破气管。可是,割了几下连皮都没破。火竹说刀不快,拿来了她平时用的刀。
    那刀可真快,血喷了出来,一会儿碗里就装满了血。但是鸭子还没有死,一个劲在火竹手中挣扎着。
    我惊叹于鸭子顽强的生命力,同时又同情其悲惨的命运。
    正想着,一滴血溅到了我的脚上,火竹别喊道:“孩子,走边上去,别弄脏了你的鞋。
     回到家喝着粥,我坐在院子前面的石头上看火竹忙活,她正在烧水。门口放了一个好大的盆,而那只可怜的鸭子被扭了脖子,被一块大石头压着。
     水开了,火竹把水倒进了那个木盆,再把鸭子泡在水中。
     大约过了两三分钟,火竹从里面拿了一个小板凳,坐在那里拔鸭毛。
     可是,她的手伸伸缩缩的,水应该是很烫的。
     她便俯下身去,鼓了嘴巴,一个劲向水面吹起,吹皱了水面,把盆里的雾气吹散。

     我看到她这个样子,忍不住哈哈大笑,她抬头朝我看了看,也笑了笑,又继续。
     她忙活了一个上午,鸭子终于处理好了,不久,村上到处是鞭炮声,过年了,火竹的儿子,儿媳,孙女全回来了,笑声从她家传了出来。

 楼主| 青花 发表于 2017-4-22 09:52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南方写实作文:童年的老屋子    吴晶晶

   在绵长的思念中,我终于回到了那里,又回到让我魂牵梦绕的贵溪花屋,我的老家。奶奶现在住在叔叔家里,身体不太好,见了我,干瘦的脸上现出一丝笑容,问:“在学校吃了饭吗?”然后急急忙忙地去做饭。
    我却迈步走向我的老屋,去寻觅我的童年记忆。
    去年去看老屋的情景历历在目,那时屋子没什么变化,只是老旧了一些,荒草萋萋,屋子旁边长了一些小树。那回,我想进屋看看,突然看到一条蛇,我不敢动,蛇也没发现我,我装着没看见,转头就走。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 如今走在村中,感觉进了寂静村,一路上许多房子也关了门,几乎看不到人,我的那些伙伴也像我一样,去了外地读书。
    待到了老屋,感觉却很凄凉。院子里荒草丛生,长势茂盛,就差点和我一样高了,而我的老房子摇摇欲坠,快支撑不住了,瓦片掉了,椽子裸露而焦黑,远远望去,像一部电影里的鬼屋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 小时候的葡萄藤也没了,只有那棵柚子树还在,寂静地伫立在那里,浓密的绿叶向天空伸展。   
     寂静的时光中,我不胜嘘唏,童年的一幕幕宛然就在眼前......
     记得,常常有许多的小伙伴来找我玩,踢毽子,捉迷藏,跳皮筋,那时的日子真的很开心。
     我还在这个院子里跟我妹妹过家家,奶奶在厨房里做饭,没看到我,就会大声喊道:“小晶,吃饭喽。”
    晚上,我和堂妹跟着奶奶睡在一张床上,妹妹喜欢在睡觉的时候摸奶奶的耳朵。
    如果跑出去,奶奶便会不放心,她知道我喜欢去屋后面的山上乱跳,就到那里找我。——哎!奶奶现在身体不好喽,上次在鹰潭医院,奶奶躺在病床上,我端了一碗鸡汤给奶奶喝......
    现在,房子如此的破败荒凉,而且,要被拆了,因为,听家人说有人要这块地做房子。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!——房子没了,我的童年的记忆也失去了依托!
 楼主| 青花 发表于 2017-4-22 09:57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青花 于 2017-4-22 10:02 编辑

秋野写实:捡死鱼的火竹  杨林            
  鹰潭 潢溪中学八(1)班杨林 指导老师:倪春来 
  我家隔壁住着一位老人家,人人叫她火竹,她老伴去得早,只有一条狗天天陪着她。那狗很听她的话,叫它过来就过来。然后,火竹就给狗捋了一下它的光滑的毛发。她对她的狗很好,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。有一次,她经过村上的垃圾桶,看到里面有一串粽子,便捡了回来,说是给狗吃。   
  她从前住在一栋破破烂烂的老屋里,是个鼠蛇出没的地方。终于,去年,她的小儿子将老屋拆掉了,做了新房。她就住进她的大儿子家,也就成了我的隔壁邻居。
  大儿子家本是新房,可是自从火竹住进来之后,养了很多的鸡,关在院子里,到处是鸡屎,一进门,落脚的地方都没有。唉,好好的一套新房,被她弄得邋里邋遢的。
  可是,火竹就这样,按照她自己的方式生活着。还是一如既往地去夹癞蛤蟆做菜,一如既往地跟我们快要长大的孩子们大大咧咧地打招呼。
  记得今年夏天有一段时间很热,池塘里死了很多鱼,火竹就会脱下衣服去池塘里捡鱼,捡到几条大鱼,脸上便笑呵呵的,一上岸就把鱼用衣服包好,一路上走回家,小心翼翼地朝四周看看,做贼心虚似的,生怕被池塘的主人看见
  回到家,打开门进去了,还要把头探出来朝外面看一下,然后啪的把门关上了。
  那时,我正在隔墙外饶有兴致地看着,不久,从她的屋子里传出来一股臭味,那死了的鱼都要腐烂了的吧。那味道真的好重,我就跑进了房间。
  当我再次出来,她已经处理好了鱼了,准备再去池塘看看有没有死鱼。她还真的像一个巡逻官似的,一天来来回回,要跑很多趟。
  一回,屋前的婆婆和我奶奶说要去看看她做的鱼,我也跟着去了,一进门,在一个竹条编织的竹筐上面,晒着很多鱼,但是,那里有很多小小的白白的蛆虫,在鱼身上钻来钻去!
  我赶紧跑出去,恶心死了。
 楼主| 青花 发表于 2017-4-22 10:03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青花 于 2017-4-22 10:09 编辑

秋野写实: 克五毒的火竹    曾菲  杨林
   自她的老伴去后,火竹独自住在一个破旧的老房子里,里面黑漆漆的,柴火杂物到处乱放,人们说那里会躲壁虎,躲老鼠,躲蛇。老鼠在她家很是猖狂,像是翻了天似的,进去了让人心惊肉跳。
    以前我们小孩子经过时,都是飞快地跑过去,生怕有蛇。一回她家屋顶上悬下一条蛇,火竹却一点也不害怕,带了一只手套,揪住尾巴扯了下来,然后挥起铲子,把蛇头砍了下来。
      火竹克五毒,好吃癞蛤蟆,手上似乎有着跟癞蛤蟆一样的黑色斑点。一次,她在石头缝里,看见了一只癞蛤蟆,她想用手抓,可是手放不进去,于是,拿火钳去夹,一边夹一边笑。那只癞蛤蟆有两个大肉包那么大,她一直捧在手上走回家,路上,看见几个小孩子,就说:“等煮熟了,就来我家吃。”
    那次在村头,有人告诉她杨林家有一只癞蛤蟆,她听了就赶了去,后面跟着一伙小屁孩。一路上,狗好像抽疯了一样,一个劲地向她吼叫,火竹给惹火了,一个砖头丢过去。还没到门口火竹就扯着嗓子喊道:“癞蛤蟆在哪里呀?”
    那蛤蟆在厕所旁边的石头下,火竹的手一伸进去就拉住了它的腿。她一边拉一边还笑道:“好,这癞蛤蟆大,呵呵呵……”她做好菜后,要送到她的亲家母家去,说给她的孙女吃,但是,她们哪敢吃。火竹有两个孙女,从小到大放在外婆家。
    火竹讲话大大咧咧的,说出来的话就像筒子里的豆子,梆梆作响。一次她在石港卖豆子,买者叫她便宜点,说里面混杂了些泥土。火竹就叫起来:“有点泥土会怎么样,不买就撒开!”一句话就把人给支走了。
 楼主| 青花 发表于 2017-5-7 15:36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秋野写实:贵州大山 刘云龙

  外婆家地处云贵,多大山,山中起雾时,仰首而望,山体皆在云雾中。

  山上多草木,牧马之人,处处可见,马牛于山间自由游荡,悬崖陡壁间,行如坦途。

  山路险峻,脚下皆岩石,石缝有蛇隐没,余行之,心中战栗,恐为其所咬。亦多荆棘,误入歧途,则衣肤易为荆棘所伤。及雨天,湿滑难行。

  立山上,见崇山峻岭,漫山皆绿,对面之山,博大幽深,山路如蚊足,纤毫毕现,远山如黛,山外有山。

  山中多洞,大者如门,小者稚儿方可钻入,洞中幽冥昏暗,恐无氧,须执火把以入。有温泉,虽寒冬亦冒热气,以手探之,水甚温热。

  有坟山,上皆坟墓,外婆嘱余曰山有怪音,非清明之日不可前往。又一山多石碑,为巫师为卜筮者所立,曰可消灾避难。

  山间田埂如蚓似梯,清明时节,油菜遍野,香气馥郁,金黄耀眼,如临仙境。

  山民所居,破房烂瓦,高低不平,散落山间,灶台为泥巴所砌。然民风淳朴,有待客之道。及客远行,月起之时,山民咸至,燃起篝火,或牵手,或跳脚,载歌载舞,歌声清越,让人难以忘怀。

 楼主| 青花 发表于 2017-5-7 15:43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秋野写实:外公的周年 宋慧姿
 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,爸爸要把胡须剃掉,从外公去世的那天开始,这胡须他整整留了一年了,爸爸说:“外公生前对我好,别人为逝去的亲人守孝三年,我就留一年的胡子吧!”
  下午,一会儿阴一会儿雨的,我们踩着黄泥,踏着荒草,去坟山祭拜。坟墓被丛草荆棘覆盖,简直看不到了。
  大人们刈除草莽,然后在碑前画了一个大圈,在其中焚香烧钱。
  外婆念叨道:“现在啊,我们烧点钱给你,你儿子女儿妹妹都来了,你在那边把病看好......唉,闪一下就一年了!还有,你可别没什么事去上海呀,小华说昨天打电话来说他手脚发软,说梦见你和他说话。——你呀没事别乱走,别去吓这些人,你在那边要保佑这些人嘞。”
  “看一下就是了,别喊他们,知道吗。你生前对这些人好,在那边也要保佑这些人......”姑奶奶补充了一句。
  突然间香灰窜起来,姑奶奶说那是外公在那边收到钱了......
  雨又下起来了,细雨蒙蒙中我们往回走,外公的音容笑貌浮现在我眼前......
  我的外公六十来岁,皮肤黝黑,我想可能是外公天天在屋顶上盖瓦,顶着烈日暴晒的缘故吧。他总是穿着黄色的短袖衬衫,后背印着饲料广告。
  外公总是在五六点钟就要起床,早早地在秋高家等候同伴,如果来得太早,就会到我家玩一玩,弟弟妹妹听到外公在外面,就会大叫,外公总是乐得合不拢嘴,说有这么多的儿女,等她们长大了就享福了......
  夏天,外公常常会叫我们给他挠痒痒,外公背上有很多红点点,他把衣服撩起,趴在电风扇下面的凉床上,叫我们轮流挠,挠完后我们的指甲全黑了。之后,外公便会给钱给我们买冰棍作为犒劳。
  外公睡觉时经常会发出像开火车似的呼噜声,常常让我们大笑,弟弟常常会做出开车的动作,用外公的呼噜声做伴奏。晚上的时候我总会被吵得睡不着,但是时间长了,便感觉越来越有节奏了,甚至觉得像一首催眠曲......
  但是暑假的一天,外婆打来电话,说外公从三层半的楼上掉下来了.......
  唉!真想念我的外公呀!
 楼主| 青花 发表于 2017-5-14 14:54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青花 于 2017-5-14 14:56 编辑

    清晨上学记             广东番禺三区南田小学   游杈波             庚午之春,某日晨起,推窗一望,则大雨淋漓。遍地红花杂绿叶,夜来风雨洗春娇,可为斯咏也。未几,入书房携书上学。出门,狂风大雨,扑面飞来,大惧急退,入坐房中,无聊而观书。忽观至“讷尔逊冒雪返校”之事至,醒吾心,一跃而起,再携书,奋勇出门。沿途花柳飘摇,泥泞满路,四望无人,独自前行,衣履尽湿,及到校后,乃更衣而坐,未几,钟遂鸣矣。窃思:吾人不为荣誉则已,若求荣誉,必坚忍耐劳,以战胜艰难辛苦,方有出人头地!不然,则畏风怕雨,为山九仞,功亏一篑矣,乃记之以自勉。             【读后感】读文章,可以想见小作者是一个很有趣的人,初见狂风大雨而大惧急退,后观“讷尔逊冒雪返校”又奋勇出门,一个顶风冒雨的少年形象跃然纸上。   




  春江垂钓记             四川郫县县立第四小学   刘在镕             某星期日,学校放假。吾谓友曰:“时当春日,江水清澈,而江边之景又可玩赏。吾友可往江边垂钓否?”友曰:“可!”乃持竿而行。沿途纵观春景,时则桃红柳碧,草长莺飞,顾而乐之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不觉已至江边矣,余与友乃于垂阳下,选钓鱼矶而坐。则见浪花四散,水天一色,真奇观也。友乃以手持竿,垂于江中。未几,钓线一动,手举竿,遂得一鱼,鱼屡跃而不得脱。余见友得鱼甚喜,余又持竿钓之,终日不获一鱼。友笑谓余曰:“事必学而后能,垂钓亦犹是也!”余曰:“然!当静心以学之。”余遂归,乃留友于吾家宿,遂将鱼烹而食之,味甚鲜美。吾因谓友曰:“今日得鱼之时,鱼跃亦可怜否?”友曰:“彼贪饵而来,是自取也!然贪饵而致死者,岂独一鱼也哉?”            
【读后感】笔法果然老练!借友人之言道出己之胸臆,“彼贪饵而来,是自取也!然贪饵而致死者,岂独一鱼也哉?”堪称警句,一小学生竟有此等见识!方今之世,不知多少“贪饵”之辈自取沦落,何时醒悟?读此文深感前贤可畏。   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记地震  

           四川郫县县立第四小学   李蓂             民国二十二年,七月五日。余正伏案潜修,忽闻屋宇有轧轧之声。因出户视之,则见树木倾斜,花草摇动,溪水有汹涌之状,墙垣有簸动之形。吾方惊诧,觉地面簸荡,若乘舟而涉波涛者,噫!奇异哉,非地震欤?因思夫震撼之大,时间之久,为前所未有者。不数日,友人告余曰,前日地震,茂县以上之大山崩颓,压死人民,不可胜数,岷江上流,为之壅塞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余因之有感焉。吾人处此安全之地而不受地震之灾,岂非吾人之幸福乎?虽然,中华四面受敌,外人协以谋我,国势飘摇,视地震尤烈,吾人不得狃于目前之安全而忘土崩瓦解之危险也!              【读后感】这篇作文记叙的是1933年7月5日发生的四川茂县叠溪地震,从文中可以看出,郫县震感也非常强烈——树木倾斜,花草摇动,溪水有汹涌之状,墙垣有簸动之形。小作者为我们保留了一段史实,文末由地震而生发出的感叹更是发人深省。      书楼望月记             四川万县分水场县立第二小学   陈晓初             一夕,人静矣。余倚窗读书,偶见月光射入,宛如白练,顿生明月入怀之感,遂弃书起立,循栏徘徊。见夫玉免悬空,光辉皎洁。举目四望,万籁寂寥,清风夜起,促织微吟,顾而乐之。适有孤鸿横岭东,展翅如车轮,玄裳缟衣,戛然长鸣,其音交交,掠余而西也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时已夜半,月凉似水,忽见草际微动,黑影隐露。余不禁长啸,叹曰:“人耶?鬼耶?何裹足而弗前!”半晌无声,长空寥廓,清寒殊甚。少焉,嫦娥西匿,余亦就寝。
             【读后感】此文吾读之再三,有似曾相识之感。忽忆及东坡之《后赤壁赋》——“时夜将半,四顾寂寥。适有孤鹤,横江东来,翅如车轮,玄裳缟衣,戛然长鸣,掠予舟而西也。”原来如此!小作者将东坡妙句化入文中,水**融,浑然天成!读毕,为之击节而赞:东坡千载后,亦有知音矣!   

 楼主| 青花 发表于 2017-6-3 09:29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 秋野写实:姐姐变得爱打扮了 陆细娥
  自从不读书之后,姐姐变得爱打扮了。
  记得二姐小时候,她总是留着短发,可在她读初一之后,她就嚷嚷着不去剪头发了,现在,她的头发也有那么长了。
  她又一双大大的眼睛,因为读书的时候得了近视眼,所以只要看远处的东西就要眯缝着眼睛。
  有一个周末她工作回来,偷偷地告诉我说买了化妆品,叫我不要告诉爸妈,说怕挨骂。我翻开她的包,里面有睫毛膏、口红、护肤品......
  真的,她变了。许多衣服还是新的,她就不穿了,说那些衣服很幼稚。她总是买一些牛仔裤,说流行那个。
  早上起来的时候,她就对着卫生间的镜子折腾一番,打理好之后,好像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,不时侧过身子,像个模特一样挑剔着自己。她时不时冒出一两句:“你不觉得我的皮肤变黑了吗?唉!突然觉得自己好难看......你觉得我的眼睛好看吗?”
  下楼吃早餐时,她还是随身带着一面镜子,一把梳子。——就算不照镜子,只要看到有反光的地方,就要过去看上一番。
  她总是叫我帮她照相,说一定要拍好看,好传到她的QQ空间去,让大家看一看。
  “你觉得我这个发型怎么样?”听,她又问了。
  唉!我都被她问烦了,天天问一样的问题,真受不了她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论坛_新浪SHOW第一视频互动平台_新浪网

GMT+8, 2020-2-29 05:08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